November 23, 2017
:::

近年來國內外關心醫學教育人士都注意到,真正能影響學生的不是「聽老師上課怎麼說」,而是「看老師真正怎麼做」。所以認真上課固然重要,但老師言行一致的身教,才是最重要的「隱藏課程」(hidden curriculum)。

我在一九七五年初到美國,在明尼蘇達大學醫院當住院醫師時所接受到的一堂「隱藏課程」的震撼教育,到今天還深深影響了我對病人的態度。在一次教學迴診時,我看到神經科主任貝克教授(Dr. A. B. Baker)為一位坐骨神經痛的女病人檢查,他先拿一條小毛巾,蓋在病人的大腿之間,而後再做神經學常做的「直腿提升檢查(straight leg raising test)」,這才使我領悟到當我們將病人的腿伸直上舉時,可能在某個角度會暴露病人的私處。貝克教授是美國神經學會的創會會長,是一位年近七十的世界級神經學泰斗,但他還這般替病人設想。而更令我感動的是,在場所有學生都對他老人家這樣做一點也不以為奇,這種大家都習以為常的行醫態度,卻是我以前所沒有看過的示範。

一九九八年回國不久,有位身為名醫的大學校長邀我與醫學生談「醫病關係」。講完以後,他竟然對我說,「你今天所說的都是我在課堂上教他們的,但學生們到醫院看我們怎麼看病時,都破功了。所以我覺得我們教這些都沒有用。」當時心想學生到了醫院有如此反應,得到的結論不應該是我們教這些沒有用,而應該是要檢討到底醫院出了什麼問題,使醫師不能照自己所學的方式看病?

這兩種對立的實例,使我深深感受到台灣的醫學教育亟需正視「隱藏課程」的重要。這幾年我有機會介入台灣的醫學教育,最令我感到憂心的是,學生到醫院實習越久,越變得冷漠,因為醫院不乏醫療行為及待人態度富有爭議性的「名醫」老師;而有些視病猶親的「良醫」,卻因為無法配合醫院的經營策略,而導致劣幣驅逐良幣。最近報章雜誌屢見不鮮的醫界糗事,多半來自醫師態度行為的瑕疵,而非知識技術的不足,這正是當前醫學教育亟需注重「隱藏課程」的最佳實證。

今天醫療界所表現出來的錯誤示範,諸如不細心問病史、不仔細檢查病人、濫用高科技檢查、亂開不需要的藥,都亟待制度上的改革。我謹在此鄭重呼籲政府能早日大刀闊斧地改正健保的不合理給付制度(如初診與複診所需診療時間顯然不同,但卻是同酬)、醫院管理的過度企業化(大醫院的醫師底薪甚低,收入以其服務量決定)、醫學院的重研究輕教學(老師升等以研究、著作為主,教學品質不被重視),否則醫療價值觀的錯誤以及醫師的缺乏自省,將會殘害「隱藏課程」,而這樣繼續下去,我們教育出來的醫生會不會帶給台灣更多的醫療災難?

(作者為醫師--■ 賴其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