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3, 2017
:::

人對了,事就對了!
當今在台灣要培育優秀的醫療專業人才,必須從選對的人(包括老師和學生)開始,再用對的方法,教對的東西。

/ 黃達夫院長

 三月十二日所出刊《商業周刊》的封面人物是全球最傑出的執行長傑克.威爾許。他是當期的客座總編輯,在其訪談中分享他半世紀的成功智慧,強調人才培育的重要性。該刊封面上斗大的字寫著「人對了,事就對了」。我很高興看到這句話,因為我深深認同他這個觀點。
 我回想我對「專業人才培育」這個觀念的覺醒,應該追溯到我自己到美國接受住院醫師與次專科訓練的經驗。從賓夕凡尼亞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到杜克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我所遇到直接督導我照顧病人的教師,多數都既有實力又極熱心教學。而且,對待病人既體貼又周到。在那樣的環境下薰陶,很快地,讓我體會到從事醫療這行志業的意義,和追求學問的樂趣。特別是看到幾位令我尊敬的典範,對於培育下一代的工作之用心與投入,更讓我深深地感受到傳承的重要性。見賢而思齊,就這麼投入醫學教育工作,至今已超過四十年。
 十八年前我下定決心回國工作,而成為一所醫院的經營者,但是,教育一直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工作,也是我的passion到頭來,醫院經營的目的,就是要把病人照顧好,只有經由全院同仁專業能力不斷地提升,才可能把照顧病人的工作做得更好。所以,我日常工作的大部份時間就是在從事教育工作。因而,我也很高興知道威爾許花百分之七十的時間在培育人才。然而,他花時間在培育主管。但是,我的處境有些不同,因為台灣整個醫學教育不很健全,所以,除了主管外,我還得花很多時間在更基層人員的專業能力的提升上面,包括護理人員、醫學生、住院醫師以至於主治醫師的再教育
 因此,過去十八年,我日常都與醫院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有密切的接觸,所以,我對於台灣醫療與醫學教育的問題所在有很深切的認知。為求改善,這些年來我常在公開場合表達我個人對台灣醫療與醫學教育的觀察。今天我很榮幸有這個機會與國內教育界的先進交換意見,我將很坦誠地提出我的看法與建議,我更希望能引發一場辯論,來釐清一些議題,為台灣醫學教育的改革找出一條出路。醫療是我的專業,醫學教育是我四十年來持續投入與關心的課題,所以,我將站在我專業的立場,專注於醫療專業人才培育與配套措施的討論。
 在前述威爾許這篇報導中,有一段給《年青人的課外課》,他說「年輕人常問他『我如何在未來能夠成功』他的建議是『選一個能激發你熱情的工作而且是你喜歡的』,也許有人會問『我該學習什麼』有人會說生物科技(biotechnology是現在最熱門的東西,但如果你沒興趣,也沒有用!」。我相信在座的各位教育家,也會認同這些話。但是,在台灣,聯考填自願時,往往就違反這個道理,只要高分,不管有沒有興趣照顧病人,就填醫學院!
 記得幾年前,針對這個問題,我在自由時報寫了一篇文章,點出台灣醫學教育最根本的問題是我們沒有用心選擇適合做醫師的人進入醫學院,根據我長年近距離的觀察,發現目前台灣相當百分比進入醫學院的人,對於照顧病人並不感興趣。他們之所以選擇醫學只不過是因為它是一份被社會尊崇的職業。而不是真正喜愛與病人互動,這種醫師兩三分鐘就打發一位病人,所以,很難與病人建立良好的病醫關係,更難從照顧病人的過程中獲得滿足感。轉而把全部心思放在名或利的追求,惡性循環的結果,國內醫療形態越來越扭曲,而衍生出更多的問題。過去十二年健保又不斷地壓縮健保給付,不少醫院開始減薪,甚至關閉。許多醫師更覺得社會虧欠他們,日子過得越來越不快樂。根據不久前的報導,國內醫師有百分之六十想轉行美容醫學,果真有這麼多醫師是在這種不健康的心態下從事醫療工作,遭殃的自然就是病人,而且健保的浪費更無法扼止。
 所以,我認為醫學生招生方式的改革刻不容緩。經過一個嚴格的程序,用心篩選真正樂於與人溝通、喜歡照顧病人又充滿求知慾的人進入醫學院,是最重要的第一步。我深信選到真正具人文關懷的人的話,他唯恐傷害到病人,就會自動自發地用心學習,教育起來事半功倍。如果選錯了人,往往花費極大的精神與力氣,都得不到好效果。
 我以為這是一個極簡單的道理,萬萬沒想到這篇文章居然引爆了一場不小的論戰。基本上反對的人並不否定我的道理,只是,他們都認為經過面談以及參考聯考以外的資訊選擇醫學生的方法在台灣行不通。大家都異口同聲地說台灣的學生與家長會為面談補習,會假造文書,而且評審委員會受到各方壓力與關說而無法維持公平、公正的立場,唯有以聯考分數做標準才是公正。我當時公開的回應是,這些評審委員是從各醫學院的教師群中特別選出來的,他們應該有志於辦好醫學教育,就會無私的做好評審的工作,為醫界的下一代發掘最好的人才。但我心堣ㄖK暗想,如果國內的醫學院找不到幾個人能公正的執行評審工作的話,那麼,這些醫學院不就沒有資格從事教育的工作了嗎?
 經過這場論戰後,我一方面感到失望,一方面也領悟到台灣醫界一個極嚴重的現實問題,那就是,國內的醫療傳統一百多年以來,一直都根據分數招生入學。相同思維的延續,醫學院教師的升等也是根據他們的論文數及SCI的點數至於他們到底關不關心病人,對於教育下一代熱不熱心,教學的能力如何等,反而不是被考量的重要因素。而且,靠關係、關說升等的事也時有所聞,難怪很多局內人不相信面談、甄審入學可能做到公平、公正,而寧可抱殘守缺。
 然而,我們都知道要辦好專業教育就必須要有好老師、好學生再加上好的課程、好的學習環境等的配套才可能成功。在此,我必須不客氣的說,當今台灣醫學教育最大的缺憾就是我們選擇教師與學生的條件都錯了!學習環境不友善,課程內涵也落伍,所以,醫學教育的成效不彰,好醫師越來越少。為了免於在這險惡的漩渦中越陷越深,是重新排列台灣醫學教育的優先秩序的時候了!
 因此,針對今天「專業人才培育與配套措施」這個課題,我很誠摯地提出下列思考方向和具體建議:
 第一、醫學院必須認清其主要的使命是為台灣培育優良的醫師,來維護國民的健康。而不是產出眾多的論文來為國爭光。所以,應該先把教學與服務做好,才有研究可言。
 第二、在選對的教師和對的學生方面,我認為應從教師升等與招生入學制度兩方面的改革同時進行。把適合當醫學院教師和適合進醫學院的學生所應具備的「人格特質」做為選才的核心價值。
 我懇切的期望教育部與衛生署能積極協助醫學院打破法規章程的障礙以及經費的提撥,以促成醫學院教師、學生選才制度的改變。排除了法規章程的障礙並提撥充足的經費後,再由各醫學院訂定改革的時間表,先換好腦袋,然後以充份的時間做好準備工作,包括升等制度的修正,識人能力的訓練等。連威爾許經過數十年的歷練後,他自己說他選對人的成功率才達到75%對於還沒有經驗的國內醫學院而言,這個改革,必定是一件因難的工作。但任何事總要有個開始,只要有心並用心,再用對的方法朝對的目標去執行就會日漸進步。
 第三、在選對的人才外,也必須用對的方法教對的東西。事實上,從十幾年前我回國時,國內就一直在進行醫學教育的改革,例如,少部份醫學生的甄審入學,小班教學,問題導向的學習,一般醫學教育等,然而,我不得不說,雖然這些改革的動機都很良好。但是,很不幸的,這些改革和過去十年中、小學的教改一樣,問題都出在,在推動以前,沒有經過全盤周詳的規劃,在教師和家長的觀念還沒有改變,在教學環境、教師訓練、升等制度等配套措施都缺乏的情形下,匆匆開幾場講習會就上路,以至於執行起來都走了樣,而無法達到預期的效果,反而衍生更多的後遺症。台灣的醫療問題因而不得改善。
 回歸本場研討會的標題,我最後還是要重申,要把專業人才培育的工作做好,良好的配套措施的確是不可或缺的,當今在台灣要培育優秀的醫療專業人才,必須從選對的人(包括老師和學生)開始,再用對的方法,教對的東西。
 至於什麼是對的人,什麼是對的方法,什麼是對的教育內涵,則又是一門大學問了!它們更須要教育界嚴肅的討論、辯論,然後達成共識。

(摘自: 辜公亮和信治癌中心醫院網頁)